歡迎登陸深圳市收藏協會
 
當前位置:HOME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古董拍賣之詐:4萬成本 100萬成交

古董拍賣之詐:4萬成本 100萬成交

  亂世黃金,盛世古董。

  太平時期,依靠古董暴富者,并不在少數。一件古董拍賣價稀松平常突破億元,更撩撥著無數人發財致富的心。

  一個看起來很簡單的罐子、杯子,轉手就可能獲利上萬,上十萬甚至更多。

  于是,不少人就倒騰起古董生意。

  (拍出3.08億天價的王羲之草書《平安帖》手卷)

  然而,在古董市場里,絕大部分人都無法避免淪為炮灰,無論他們是大搖大擺地對賭,還是小心翼翼地押注。

  如果是20年前,有人說在古玩市場撿漏了,收到的會是連片的恭喜。但如今,再有人說撿漏了,恐怕旁人目光里更多是同情和質疑。

  潮起潮落,古董市場由一臺造富機轉變為韭菜收割機,仿若彈指間。

  1。 把價格往高處砍的港臺收藏家

  時間倒退回50年前,當時流行“破四舊”,民眾對文物很是嫌棄,甚至可以說有點害怕。

  這直接導致了中國文物交易幾近停滯。

  1978年,中國跨入時代大潮,古玩市場也悄然發生變化。不過,當時政策對文物交易的態度還不明晰,比如說1982年頒布的《文物保護法》,就把文物的交易限定在了“指定單位”。所以,當時的文物交易場所只有指定的文物商店、寄賣商行等。這些交易所數量少,辦事呆板,完全滿足不了日漸增長的古玩交易需求。

  地下通道因此誕生。

  所謂的“地下通道”,多為一些舊貨市場。比如說20世紀七八十年代的上海華亭路舊貨市場,就經常有人在交易一些清代、民國時期的瓷玉雜件。1989年建立的北京古玩城,其前身就是北京的一個民間藝術品舊貨市場。

  (2007年的北京古玩城)

  古玩交易能從地下走向地上,主要是兩股力量起了作用。

  其一就是大環境變了。隨著中國融入世界,以前很多舊規定、舊思想相繼被破除,政策對古玩交易由抵制變得支持。

  1991年,一個叫宋建文的市場管理者在北京潘家園組織了一場拍賣會,雖然會上只拍出了57件拍賣品,成交額不到13萬。但暖暖春風總算吹進了古玩市場,這是新中國的第一場古玩拍賣會。

  2004年,文物局取消了設在古玩市場里的檢查小組,這意味著古玩市場的最后一道禁忌也消失了。

  (新中國第一場拍賣會:北京國際拍賣會現場)

  其二,則是市場自發的力量。20世紀80年代后期,一大批在一二十年前社會動蕩時期被繳獲的古玩藝術品陸續返還,這些貨真價實的文物大部分流入古玩市場。比如,1984年北京就先前一個時期查抄的文物出臺規定:凡原物還在的,除國家規定的違禁品外,一律退還被抄人。

  對那個時代,有行家感嘆道:

  只要有錢就能買到好東西、真東西,不需要淘,都很便宜。

  巨大的利益面前,很多港臺、日本、歐美的古玩商和收藏家紛紛來到大陸收購古玩。這些人,買古玩就如同買白菜:近現代大家的字畫一買就是好幾張,拓片一大摞,一次購買的瓷器玉器能鋪滿整個柜臺。

  當時流傳著一個段子:大陸人出價60元要賣一個瓷器,港臺的藏家硬是要給到300元。

  把價格“砍”高了4倍,他們還覺得便宜了。

  十多年有個統計,流失在海外民間的中國文物數量超過千萬,它們一部分是在1949年前被各國掠奪或強制買走,還有相當一部分就是20世紀80年代后被歐美等地區的收藏家低價買走。

  (從來不缺少希望通過倒騰古董發財的人)

  2。 “十墓九空”下的古玩市場

  正是這兩股力量,迅速把古玩市場推向了快車道。

  就拿1995年的北京來說,除了報國寺、潘家園兩地外,后海、燕莎、官園、石景山等地也都出現了古玩市場。

  古玩市場很快火遍全國。1996年廣州開始籌劃西關古玩城;1997年鄭州古玩城動工,同年吉林古玩城、安徽合肥城隍廟古玩市場相繼建成;1998年,西安中北古玩城建成;1999年四川成都送仙橋古玩藝術城、山西太原古玩城建成。

  進入21世紀,全國的古玩交易火爆程度更上一層樓。據統計,當時全國共建了千座古玩城,大量的歌舞廳、洗腳城、餐館都搶著轉型做古董買賣。

  (古玩城一下遍布全國各地)

  有玩家回憶,零幾年的時候,一個比較火的古玩市場,5%的商戶一年收入在1000萬元以上,高的能突破2000萬。

  古玩交易的火爆,但哪有那么多古玩呢?因此,催生了一大批盜墓賊。

  山東、安徽、河南、陜西等省份有些村莊,甚至全村人都吃上了盜墓飯。有盜墓人更是自豪地宣稱:一個坑下來,就落了一千來萬。

  一些地方還流行一句順口溜:要想富,挖古墓,一夜能成萬元戶。

  (考古工作者在發掘一處西周大墓時,竟然在墓中發現了2002年產的礦泉水瓶)

  齊白石一派傳人張永年表示:盜墓、走私已成為一條龍作業,第一天挖出來的東西,第三天就到了香港,因為香港是古董進出口不受限制的自由港。

  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統計,中國流失海外的文物,不少是20世紀80年代后盜墓走私出境的。

  民間文物學者吳樹也曾推斷:30年里,盜墓大軍約有10萬人,被盜掘的境內古墓在200萬座以上。

  中國考古界因此得出了一個定論:十墓九空。

  文物交易的火熱,也反應在電視上,鑒寶類節目在短短的幾年間,如雨后春筍冒了出來。

  3。 落寞與收割

  古玩市場日漸增長的需求,單靠盜墓已不能解決。

  見到有利可圖后,造假古董、賣假古董就成了一門生意。

  幾年前,有專家估計,約有10萬人從事文物仿制造假產業鏈,每年產生的收入超百億元。

  收藏家馬未都見過一個最狠的古董做局:曾經有個西北商人送他一堆古董,說是親自挖來的,不可能有假。但馬未都很快發現,這些古董明顯是仿品,連朝代都不一樣,實際上是有人活生生造了一個墓,騙人去挖,以此謀利。

  瓷器就是造假的重災區。

  中低檔仿品數量龐大,被運到全國古玩市場,成交價能翻多少不好說。

  而高仿品的行價在2-8萬,主要通過境內外的一些拍賣公司拍出,成交價一般都在出廠價的基礎上翻高10-100倍。這中間的巨大差價,多由二道販子和拍賣公司的內線共同瓜分。

  以一件成交價100萬人民幣的高仿拍品為例:出廠價4萬,占成交價的4%,由制假者獲利;各項鑒定費用3萬,占成交價的3%,由“鑒定專家”獲利;拍賣公司傭金和國家稅收20萬左右,約占成交價的20%(稅收常常被逃避);剩余的歸贗品實際所有者,獲利比例常超過50%。

  造假之下,遭殃者無數。

  作家吳樹在調查中國古玩市場,獲得大量第一手資料后,最終得出一個結論:

  95%的人,用95%的錢,買了95%的贗品。

  哪怕僥幸買到真品,在造假橫行的大環境下,想要出手也很不容易,所以,一些收藏家只能捧著金飯碗餓肚子。

  這些人因此被調侃為“紙上的百萬富翁”。

  假貨泛濫之下,先知先覺者開始退出市場,后知后覺者聞風而動,古玩市場的狂歡在2012年戛然而止。

  最直接的一個表現就是文物交易量的斷崖式下跌。2011年文物藝術品成交金額為553.53億,到了2012年,僅有288.52億,跌幅逾47%。

  另一方面,大量的古玩城開始終止建設或者關門。比如說在2012年開業的上海虹橋古玩城,號稱國內的“古玩航母”,運營不到2年,就出現大面積商鋪空置的現象。

  據統計,僅2012年,就有超10%的古玩從業人員洗手不干。到2016年,古玩商品價格更是下滑近70%,客流量下降近60%。

  2000年時收購價不到200元的拴馬樁,在2012年的前幾年,哪怕長寬高只有20厘米,也能輕松賣個10萬塊。2012年之后,大幅降價后也無問津者。

  在西安古玩市場,將古玩店改裝成煙酒店、土特產店、百貨小超市的商鋪比比皆是。甚至有古玩店店主為了省電費,開店不開燈。

  樹欲靜而風不止。

  最近幾年,古玩市場冷清了不少,但收割的鐮刀并沒有停下。

  4。 收割仍在繼續

  這次,被收割的對象變成了更為普通的人。

  這是一場拍賣公司自導自演的“忽悠大戲”。

  先來看一個例子:《焦點訪談》曾曝光過某拍賣公司以根本就不存在的香港拍賣會為誘餌,騙走了一名武漢老人的巨額服務費。

  這其中,就涉及到了“拍假”和“假拍”兩個騙術。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個騙局之所以能夠成功,拍賣公司的狡詐和受害者的貪婪缺一不可。

  騙局之初,就是有人夢想一夜暴富,將一些老物件掛在網上,期待遇到伯樂。

  然而,伯樂沒遇到,卻收到了一堆拍賣公司的電話。無論他們掛的東西是什么,拍賣公司的人都會一個勁地將東西吹上天,從而將物主騙到拍賣公司。

  一些人聽說自己家的老物件可能是天價古董,甚至會火急火燎地坐飛機趕赴拍賣公司。

打印本網頁] [關閉本窗口]

相關內容
查無記錄

友情鏈接:中國收藏家協會  |  國家文物局  |  中國國家博物館  |  深圳博物館  |  深圳市政府  |  深圳市宣傳部  |  深圳市文體旅游局  |  深圳市民政局  

網站版權所有:深圳市收藏協會  網站主辦單位:深圳市收藏協會 地址:深圳市福田區上步中路1001號深圳科技大廈一樓西門

 聯系電話:0755-82063439 郵箱:[email protected] 網站備案/許可證號:粵ICP備17090602號-1

 
任选9场奖金是多少 老版千炮捕鱼 黑龙江快乐尾号 007球探网足球比分 藏金阁棋牌游戏? 怎么能在网上赚钱 麻将棋牌神助手是假的 永之胜配资 平特肖赢钱秘诀 怎么下载恩腿子南京麻将 公开会员内部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