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登陸深圳市收藏協會
 
當前位置:HOME > 新聞中心 > 市場資訊
誰才是真正的朱元璋:為了防止被刺殺而故意畫丑像

誰才是真正的朱元璋:為了防止被刺殺而故意畫丑像

2018年電影《邪不壓正》中,廖凡和朱元璋的神奇撞臉讓“廖凡 朱元璋”的梗上了熱搜。在歷代帝王肖像中,明太祖朱元璋的肖像畫存世量較為豐富,更為重要的是,其中的相貌反差也非常之大。那么,誰才是真正的朱元璋?

  十多天前,一篇名為《重慶大學耗資670萬建了一座贗品博物館?》的質疑文章讓重慶大學博物館成為公眾持續關注的焦點。而核心問題則在于,這些“文物”是否經過專家的鑒定評估?

  文物的鑒定和收藏是一個比較專業的詞匯,但事實上,它與我們的生活并沒有想象的那樣遙遠。去博物館看展,正在變得越來越流行,成為了一件非常時髦、有范兒的事情。2015年,故宮博物院建院90周年,《清明上河圖》全貌展出,游客們為此不惜排隊10小時。2017年,故宮博物院大展《千里江山——歷代青綠山水畫展》,和《清明上河圖》一樣被譽為“中國十大傳世名畫”之一的《千里江山圖》展出,依然是萬眾爭睹。

  今年年內最后的一個長假國慶節,北京的各個博物館也出現了爆棚現象,像國家博物館的“回歸之路——新中國成立70周年流失文物回歸成果展”;中國美術館的“偉大歷程 壯麗畫卷——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美術作品展”、首都博物館的“穿越——浙江歷史文化展”、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的“與天久長——周秦漢唐文化與藝術特展”等,都非常受到青睞。

  近日,一場名為“書畫鑒藏與美術史”的講座在佳作書局(798店)舉辦,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館員、中國書畫研究所所長朱萬章與藝術史博士、北京大學博雅特聘教授李松一起,從書畫作品本身出發,解讀書畫內外所蘊含的文化與藝術基因,探討鑒藏中作品的真偽、傳播與影響,暢談那些進入經典美術史寫作的重要書畫作品,以及游離其外的一些書畫作品。事實上,美術史與書畫鑒藏密不可分。我們熟悉的中國美術史,都是建構在作品鑒定與收藏基礎上的。

  在北大博雅講壇上,朱萬章(右)與李松就“書畫鑒藏和美術史”展開了話題。

  書畫鑒藏與美術史研究的第一步是對作品本身的考定

  在國家博物館從事書畫鑒藏與美術史研究的朱萬章從正在國博展出的“回歸之路——新中國成立70周年流失文物回歸成果展”談起,提到其中書畫方面展出的《伯遠帖》、《五牛圖》等都是中國美術史上耳熟能詳的名集。朱萬章曾在廣東省博物館工作,他所過眼的歷代書畫收藏數以萬計,他將自己在博物館工作近三十年來所過眼的重要的書畫名集考證和研究寫成了《過眼與印記:宋元以來書畫鑒藏考》一書。朱萬章說,美術史研究重中之重的基礎就是書畫鑒藏,“如果我們對某一件作品的真偽都搞不清楚的話,就談不上是美術史研究。”從這個角度說,從事書畫鑒藏與美術史研究的第一步,就是要對作品本身的考定。

  《過眼與印記:宋元以來書畫鑒藏考》,朱萬章著,北京大學出版社2019年8月版。

  朱萬章曾描繪自己在博物館工作的感受時說,此種工作的便宜,是可以上手,可以近距離把玩,若有喜歡的東西,可以長時間瞻玩,這種經歷培養出他對藝術品的“奇妙感覺”,同時增廣識見,日積月累,便有對一些藝術家藝術風格的基本印象,在無形中就會對真偽的判斷形成傾向性意見。

  朱萬章,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館員,中山大學特聘教授,中國美術家協會理論委員會委員,從事書畫鑒藏與研究,著有《書畫鑒考與美術史研究》《銷夏與清玩:以書畫鑒藏史為中心》《書畫鑒真與辨偽》《畫林新語》《畫里晴川》《梧軒藝談錄》《鑒畫積微錄》《明清書畫談叢》《尺素清芬:百年畫苑書札叢考》等論著。兼擅書畫,出版有《一葫一世界:朱萬章畫集》《學藝:朱萬章和他的藝術世界》《學之余:朱萬章繪畫近作集》等。

  韓滉的《五牛圖》,是中國十大傳世名畫之一。李松說,《五牛圖》他看過幾次,這次國博的展出有點遺憾,受柜子長度所限,沒有打開后面的題跋。而在后面的題跋中,有趙孟頫的三段題跋,以及乾隆的五處題跋,可以分別據此看到這幅畫作所經歷的歷史和過程。在辨識真偽之后,第二步就是認識,那么,這幅畫作有意思嗎?五頭牛畫得好玩嗎?為什么它是國寶級的東西,僅僅是因為唐朝畫作太少了,物以稀為貴嗎?在李松看來,這些都是辨識之后需要認識的問題。

  李松,筆名李凇,藝術史博士,北京大學博雅特聘教授,博士生導師,元培學院導師。德國海德堡大學東亞藝術研究所Heinz G?tze講座教授。主要研究領域為中國藝術史,著有《神圣圖像》《中國道教美術史》(第一卷)、《長安藝術與宗教文明》《陜西佛教藝術》《論漢代藝術中的西王母圖像》《遠古至先秦繪畫史》等。

  廖凡和朱元璋的神奇撞臉?誰才是真正的朱元璋?

  在活動現場,主持人趙陽從電影《邪不壓正》中,廖凡和朱元璋的神奇撞臉講起,將話題引入了朱元璋畫像。誰才是真正的朱元璋?在歷代帝王肖像中,明太祖朱元璋的肖像畫存世量較為豐富,更為重要的是,其中的相貌反差也非常之大。

  廖凡刻意將下巴微微突出,與畫像中的朱元璋角度保持一致,加上姜文特意為朱元璋加上的兩撇胡子,兩人相似程度高達90%。

  在活動現場,朱萬章說,朱元璋的畫像有兩種形象,我們所看到的電影《邪不壓正》中,和廖凡撞臉的作品是國家博物館的摹本,而藏于臺北故宮博物院的肖像畫則非常偉岸。“一個人居然有兩種不同的形象,這在中國肖像畫歷史上都是極為罕見的,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無論是國家博物館所藏,還是臺北故宮博物院所藏,這兩件作品都來自于正統,都是從宮廷流傳下來的,都是從明代的宮廷流到清宮,然后由故宮移交給國博——臺北故宮是直接從清宮運到臺北。說明這兩種形象被宮廷所認同,尤其是被朱元璋所認同。

  在《過眼與印記》一書中,朱萬章分別把這兩種形象稱為“異相”和“正相”。為什么會出現“異相”?朱萬章表示,據文獻記載,朱元璋是通過農民起義做的帝王,從正統來說,他不是通過合法手段獲取政權,所以他一定要宣揚自己的合法性,他認為自己是君權神授,認為奇人有“異相”,認為自己是龍頭,天子下凡,這是他自己的理念。

  另一個形象則是出于個人安全考慮,“朱元璋上臺以后殺了大量功臣,結下了很多的仇怨,所以他一直怕有人刺殺他,所以他要把自己的形象魚目混珠,據一個文獻考證,他專門征集一批畫家對著他畫像,畫像之后把他的肖像給他看,凡是畫得很像的全部當場殺了,其中一個人故意畫得不太像,畫得像豬腰子、龍頭這樣的,那個人幸免于難,朱元璋讓這個人畫了很多張,把這件作品賞賜給大臣,對外宣稱這是他真實的形象,其實反而在宮廷里的是他的‘正相’。”

  朱元璋的“異相”與“正相”。

  而之所以可以證明宮廷里的是“正相”,朱萬章考證出了兩個“鐵證”來證明:“一是明朝有一位陳姓大臣,是浙江紹興人,文獻記載他是朱元璋時代的大臣。陳姓大臣被當時很多人寫書說他的樣子特別像朱元璋,后來我通過多方考證,找到了這個人的形象,果然他的形象和朱元璋正相很相似。

  還有一個鐵證,從遺傳的角度,朱元璋的兒子、孫子,包括到崇禎、萬歷,幾乎都是以這個形象延續下來的,如果他的祖上長得像龍頭、豬頭,可能后面的皇帝形象大同小異,不會有什么區別,但實際上后面皇帝的樣子都跟正形象比較相似,我通過這篇文章把整個脈絡清晰梳理出來,所以廖凡所主演的《邪不壓正》里面朱元璋的肖像,實際上是一種偽像,但是是被朱元璋所認同的偽像,因為有他的政治目的和個人目的,造成了這種形象,研究起來是非常有趣的一件事。”

  徐悲鴻對《八十七神仙卷》的判斷現在看來有些問題

  去年是中央美術學院(微博)成立一百周年,最重要的展覽就是徐悲鴻回顧展。李松說,因為半年前中國美術館也做了徐悲鴻回顧展,因此中央美術學院就將徐悲鴻的收藏與作品一起做成了一個大展,叫“悲鴻生命”。這四個字來自于徐悲鴻的印章,就叫“悲鴻生命”,那為什么刻這個印章呢?李松說,這和徐悲鴻收藏的一幅畫《八十七神仙卷》有關。他提及當時展覽的火爆場面,為了看這張畫,許多年輕人要排隊三個小時。之所以這樣火爆,是因為這幅畫雖然以前也展出過,卻沒有全部打開。

  李松提到這幅畫有一個雙胞胎畫,就是美國華人收藏家王季遷收藏的《朝元仙杖圖》,但在王季遷過世以后,這幅畫的下落成謎,一直沒有正式露面。但李松恰好收藏有《朝元仙杖圖》的復制品,這幅畫是在王季遷家掃描制作的,基本可以以假亂真。李松說,中央美術學院的這次展覽,是中國歷史上兩幅畫第一次擺在一起的展出,雖然一張是真的,一張是復制品,“這就是這次展覽轟動的原因。實際上兩幅畫擺在一起這就有比較,我們做鑒藏工作最常用的方式,就是比較,我們可以比較兩幅畫分別的特點。”

  《八十七神仙卷》(局部),傳為唐代畫家吳道子所繪制,現藏于北京徐悲鴻紀念館。

  李松說,《八十七神仙卷》是徐悲鴻的鎮館之寶,“徐悲鴻先生兩次把自己所有錢掏出來買這幅畫,因為中間被人偷走了,所以他不得已后來再把自己的錢掏出來,錢不夠,再把自己的一批畫送上去,兩次都是這種方式。”李松說,當時是1937年,徐悲鴻自香港購買回這幅畫以后,和張大千說這是一張唐代吳道子的畫,“他的藝術判斷力是正確的。他認為這張是中國藝術史上最好的人物畫,當時他沒有用‘之一’,他認為中國歷史上能夠畫這樣水平的人就三五個人。”但在徐悲鴻過世以后出現了分歧,認為這幅畫作的時間可能是比《朝元仙杖圖》更晚,是南宋的畫。李松認為徐悲鴻當時的判斷在現在看來有一些問題。朱萬章對此進行了補充,他也認為徐悲鴻錯了,“為什么?因為我覺得它的時代氣息,時代風格完全到不了唐。后來為這件事我還和李老師討論了一下,我說最早到北宋,到南宋是比較穩妥的,再往南宋以后也不太可能了,因為整個畫面透露出來的時代氣息,包括畫面和風格,不斷顯示宋,而不是顯示唐,這就給我們很大的體會。”

  博物館是美育工作不可缺少的重要一環

  朱萬章認為,現在學術界,尤其是美術史學界有一個非常不好的風氣,就是輕易否定前人的結論,比如《千里江山圖》。“如果你對這件作品找出一個鐵證,讓大家信服,可信度非常高的結論,我們可以拿出來討論,但是如果你只是揣測的話,有可能會制造一些混亂和不確定性。”為此,朱萬章給出一個忠告,“包括像啟功、徐邦達、謝稚柳等人,他們都對我們有一個忠告,什么忠告呢?我們對前人的定論,如果找不出推翻他的結論,一般我們就約定俗成。比如說,大家認為張擇端《清明上河圖》就是北宋的,我們就按照這樣,從宋朝以來大家一直這么定的。什么算鐵證呢?一是你找到了文獻方面的證據推翻它,還有你找出科技的證據。”

  王孟希《千里江山圖》(局部)。

  但朱萬章也強調,實際上這樣的證據不太容易找到。“所以我們在做書畫鑒定或者美術史研究的時候,這是一個誤區,尤其是剛剛涉足美術史研究的人,要特別注意。”朱萬章從1992年開始從事書畫鑒定,師從全國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的委員、著名的書畫鑒定家蘇根春。他憶及蘇根春曾經的教導:我們從事書畫鑒定實際上沒什么竅門,需要下一些笨功夫和死功夫,當你對某一項東西特別專注,或者多看書、多看文獻、多看作品的時候,自然而然慢慢地就會了,沒有什么捷徑可走,沒有什么竅門可言。”

  朱萬章說,除了學院之外,博物館也是美育工作不可缺少的重要一環,“如果說大學更多是從課堂上、書本上傳遞給大家美育知識的話,博物館主要從實物,從文化遺產,從前人所留下來的藝術精品中給大家提供這種美育教育的機會。”

來源:新浪收藏網

網絡轉載免責聲明:以上文章源于網絡,更多的是為大家傳遞最新收藏信息之用,所轉載的文章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具體內容仍需瀏覽者自己核實其真實性,文章內容僅供大家參考!如有侵權請直接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刪除。

[ 點擊數:] [打印本網頁] [關閉本窗口]
相關內容
查無記錄

友情鏈接:中國收藏家協會  |  國家文物局  |  中國國家博物館  |  深圳博物館  |  深圳市政府  |  深圳市宣傳部  |  深圳市文體旅游局  |  深圳市民政局  

網站版權所有:深圳市收藏協會  網站主辦單位:深圳市收藏協會 地址:深圳市福田區上步中路1001號深圳科技大廈一樓西門

 聯系電話:0755-82063439 郵箱:[email protected] 網站備案/許可證號:粵ICP備17090602號-1

 
任选9场奖金是多少 五分时时彩软件下载 学习炒股 pk10不定位技巧大全 精选4肖5码 香港股票如何开户 5分彩选号技巧走势图 手机五张棋牌游戏下载 安徽25选5计划 北京快乐8什么时候开始 黑龙江11选五走势图带推荐号的